包含标签 读后感 的文章

『羞耻啊,我们居然没有敌人!』

这篇文章阐述的是对我整个职场影响较深的思想之一。当年上大学,从《读者》上第一次读到这篇文章,觉得貌似很有道理,记住了。进入职场后,发现这简直就是某些看似不可思议、却又一遍一遍发生的事实的背后真理。后来知道它还有『鲶鱼效应』、『逃离舒适区』、『可以共苦不能同甘』等等不同的称谓。 转载自《南方周末》电子版。如有侵权请告知,会删除。 我曾经在随笔中谈到过有关的士司机的经历。与其他城市相比,这种经历以发生在纽约的最为有趣,原因有三。 第一,纽约的司机来自世界各地,语言、肤色都各不相同;每个人都配有一张小牌子,上头写着自己的名字。因此,每次上车后,辨认他们究竟是土耳其人、马来西亚人、希腊人、犹太人还是俄罗斯人,就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中的很多人总是通过“他们”自己的电台来相互联系,电台里说着他们的语言,播放他们的歌曲,因此,有时打的去中央公园就好像是打的在加德满都旅行。 第二,在纽约没有人把的士司机作为终身的职业,而只是把它当作一份临时工作;因此,坐在的士方向盘前方的有可能是一名学生、一位失业的银行员工或是一个刚来不久的移民。 第三,纽约的士司机总是成群结队地出现:在某个时期内,大部分司机都是希腊人,过一段时间后又变成了巴基斯坦人,之后又是波多黎各人,诸如此类。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观察到移民的浪潮以及各个种族的胜利:当某一群的士司机从这个行业消失时,就意味着他们碰到了好运气,声势壮大了,说明他们可能转移到烟草店、蔬菜店里工作,转移到城市的另一个区域生活,登上了一个新的社会台阶。 因此,除了能够观察的士司机个体的心理差异(有癔病患者,有厚道热情者,有投身政治者,有反对某主义者)之外,出租车更是一个观察社会现象的绝好场所。 上个星期,我碰到了这样一个司机:他是有色人种,名字很难拼,后来他告诉我他是巴基斯坦人。聊到这儿的时候,他问我是哪国人(纽约的外来人口相当多),我说我是意大利人,于是他就开始问我问题。看上去他似乎对意大利相当感兴趣,后来我才明白,他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是因为他对意大利一无所知,既不知道意大利在哪儿,也不知道那里说什么语言(通常,当你告诉一个的士司机说在意大利人们讲意大利语时,他们都会感到很震惊,因为他们已经习惯性地认为全世界都在讲英语了)。 我快速向他描绘了一下,说意大利是一个半岛,中部是绵延的山脉,而周围则被一圈海岸线包围,那里有许多美丽的城市。当聊到意大利的人口时,他惊讶于意大利的人口居然那么少。随后他又问我意大利人是否都是白种人,还是多种族混杂,我向他大致解释说:起初,所有的意大利人都是白种人,但现在也有一些黑人,不过数量总比美国要少。他当然也想了解意大利有多少巴基斯坦人。我回答说,可能有一些,但比菲律宾人和非洲人要少。听了我的回答,他显得不太高兴,或许在想为什么他的民族不愿意去意大利这个国家。 我又傻乎乎地告诉他说意大利也有一些印度人,他立刻怒视着我:我不该把两个如此不同的民族相提并论,不该提起这个在他心目中如此低等的民族。 最后,他问起谁是我们的敌人。我问:“什么?”于是他耐心地向我解释说他想知道意大利人目前正和哪个民族进行战争,不管是为了领土争端、种族仇恨,还是边界侵略等其他原因。我说我们没和任何民族打仗。他继续耐心地问我谁是我们历史上的敌人,也就是那些和意大利人相互残杀的民族。我再次重申我们没有这样的敌人。最近的一场战争发生在五十多年前,即使是在那场战争里,我们也没有搞清楚过究竟谁是我们的敌人,谁又是我们的盟友。他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并坦白地告诉我说他认为我在撒谎。一个民族怎么可能没有敌人呢? 那件事就到此结束了,我为本民族这种麻木的和平主义而多给了他2美金的小费。但我一下车就忽然想起了本应该在刚才告诉他,却一时没有想起的正确答案。这种现象被法国人称为“espirit d'escalier(马后炮)”。 我应该告诉那个司机意大利人是有敌人的。但那种敌人却不是外来的敌人,他们也根本无法确定谁是自己的敌人,因为他们总是在内部持续地争斗。意大利人之间总是在斗争:城市跟城市斗,邪教与正教斗,阶级跟阶级斗,政党与政党斗,同一政党中的成员相互斗,大区跟大区争,政府跟司法部门争,司法部门又与经济部门争,国家电视台与私人电视台争,联合政府之间的成员互相争,部门与部门争,报纸与报纸争。 我不知道那个司机是否能听懂我这样的回答,但如果我刚才这样回答他,作为一个没有敌人的国家的公民,至少不会丢脸。……

阅读全文

读评:小白兔和野狗的生路何在?

最近被徐新女士的《用人问题上,“野狗”和“小白兔”都要干掉》一文刷爆了朋友圈,有些很少转载鸡汤文的朋友也转发了这篇文章,且转载的朋友中几乎都是自己创业或做管理的朋友,看来此鸡汤很对大多数创业者、管理者的胃口。 虽然大家普遍觉得这碗鸡汤营养很好,我还是觉得它鸡精放太多——鲜而犯腻,而在这个食材也就是观点上有偏颇。从篇幅上看,徐新女士演讲稿关于人才怎么用的篇幅并不大,演讲稿的书面内容与标题表达出来的笃定语气不太相符,猜想这个标题是标题党后来扣上去的。不过影响这么大的文章,我还是想忍不住说两句。 首先要说的是分类的问题:什么是小白兔员工?什么是野狗员工? 按照前导文给出的答案,野狗员工业绩好,但价值观不好(人品不好,吃回扣等),小白兔员工则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什么都好,价值观和勤奋都没有关系,就是人没有什么贡献。相对应的,价值观好、业绩好的是明星员工。 从定义中可以看出来,徐女士从价值观和业绩两个方面来评判一位员工属于哪一类型。虽然我并不觉得把所谓『价值观』列在对员工的评判维度——注意此处不是*评价维度*,评判带有判决或者盖棺定论的意味,因为这次评判是徐新女士建议对部分员工做处理的依据——里面是公平的,不过这个地方我就先不展开,姑且按照文中这个思路来。 补充一下,我也并不认为那些会把『猴子』抛给领导的员工属于小白兔员工,他们是小孩子和心机婊。我也不认为那些完全不能跟公司提供的平台和平共处、准备捞一票闪人的员工会是野狗,他们业绩再好也只是祸害。 其次,我们做企业的目标到底是做事情还是甄选明星员工? 这个问题我想除了 HR 之外,大家应该都选择前者吧。如果两者有冲突,一定是先事情做好,活下来,再考虑打造明星团队。活下来,活得更好,才是我们创业的目的。专职打造明星团队是 MBA 做的事情。 那么我反问两句。第一,那么能够创造业绩的野狗员工为什么不能留?因为野狗员工会带坏企业氛围?那你一个管理者创始人干嘛去了?你招聘的 HR 干嘛去了?这个问题瞄准一个目标,你的企业到底是谁在影响团队。在回答之前,先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出了野狗,到底是野狗的错,还是你的管理策略有失误。第二,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的小白兔员工为什么没有业绩?难道兢兢业业不对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瞄准的是,到底谁该对公司的战略和战术负责,是老板还是中层管理还是员工。同样,想一想再回答这个问题。 讲第三个问题之前,先要搞清楚职场岗位职责分工是怎么回事?以及为什么要有岗位职责的分工?全体员工动员起来,参与管理的『阿米巴模式』到底好不好? 包括我身边一些朋友,哪怕他们自己身居企业高管的位置,仍然没有把『岗位』和『岗位职责』区分开来。比较有代表性的观念包括:『*我们一个创业小公司,搞那么多岗位干什么?谁意识到问题、谁有能力,谁补位就好了*』,以及『*「排除万难做好工作」、「创造条件也要上」是一线员工应该考虑的事情*』。我认为一个团队之所以为团队,不是一个团伙,很重要一点是团队更有『规矩』:分工明确,配合可靠。理想情况下,应该能够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你的队友。在一个完整的团队中,一定要有清晰的分工界面,明晰每个岗位对应的职责。哪怕团队成员不多,我们可以一人多岗,也一定不能模糊岗位职责。唯有此,每个人才能清楚自己的前后左右都由谁负责,才知道一旦出了问题自己应该找谁沟通,才能放心而专注地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也唯有此,团队整体效率才有可能等于或大于个人效率之和,发挥出协同效应。 有句话忘了谁说过,『没有做过好员工的老板都不是好老板』。这个『好老板』我理解不是指员工说老板好,而是这个老板能带领团队产出高业绩,带大家一起吃肉,这样的老板才配叫好老板。而一个做好过基层工作的老板,一定会给员工创造一个更专注本职工作的环境。在他的团队里,员工消耗在非工作沟通、管理甚至自我管理上的精力要尽可能地少,他的员工可以心无旁骛在本职工作上专注,全情投入,团队整体的价值是大于单个员工价值相加之和的。这样的团队,才是一个员工和领导各司其职的团队,才是一个上下层配合默契的团队,才能称得上是一个高效的团队。 其实不论什么样的团队,它比个人单打独斗更高级的地方都在于:团队合作的效率高于个人价值。一个团队,如果不关注产出成果的效率,而注重它究竟要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这叫『买椟还珠』。所以,无论是小白兔还是野狗,只要做到让他在团队中充分发挥价值,让他对团队利大于弊,完全可以留,这不是什么一定会有冲突的事情。反之,用不好这类人,觉得不能用,辞掉就好。完全没必要上纲上线到把员工做一个分门别类来设置教科书。 至于最近看到有些公司又开始追捧阿米巴模式,号称自己的团队平等、自经营和自管理等等,我想问的是:你的员工真的可以全情投入到你们的事业中去吗?你为创造这种全情投入的环境,做了些什么?假如他能全情投入工作,他的职业规划在你的设计中吗?社会的发展和同行的诱惑就在那里,总不能简单归结为个人差异,然后回避吧。 最后,小白兔和野狗就一无是处了吗?一定要除掉小白兔和野狗吗? 我自己带过各种团队,有自己培养的嫡系,有空降切别人的团队,有作为甲方带外包做项目,也有在被甲方指挥的外包团队里面干过…… 这么多经历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团队成员一定要具备多样性,这个团队才是完整的,才能有成长的生命力。一个团队的领导如果眼睛里揉不进沙子,对下属像处女座选媳妇儿一样追求完美二字,这个团队的效率和克服困难的能力,一定不会强。 所以还是上面表达的观点。『有教无类』,关键看你怎么用。野狗员工为了业绩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为团队做了不好的示范,但他们也能帮你发现新的业务增长点;小白兔员工为了自己的安稳两耳不闻窗外事,做老郝先生做自己份内的工作,但他们通常也会承担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儿累活儿。只要不是特别抵触工作,或者处处与人为敌,每个人都可以有他的位置,就看做领导的怎么安置而已。 PS:抢救出来的一篇文章,险些烂尾。做教训,牢记。2016.09.28 于成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