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标签 碎碎念 的文章

hexo 又报 package 的依赖问题了

因为 hexo 的 package 的依赖问题,特别是对彼此版本的依赖问题,折腾过两三次,一直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node 本质上仍然是脚本语言,不像编译型语言,实在不行,还可以把 package 一个一个打成 binary,逐个消除 package 的依赖问题。node 做不到。当两个以上的 package 声明的依赖相互冲突时,这个项目基本上也就废了。没法儿正常使用了。 有人会问,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开发者发现不了吗? 开发者可能还真发现不了。首先,开发者的环境是既有的,是缓慢生长起来的,不是什么问题都能发现的。其次,CI 也不一定能发现问题。有些基础的 package 为了自身兼容性,对不同 node 环境做了兼容处理,在不同版本的 node 下,逻辑代码不同。再次,npm 的 peerDependencies 对 package 之间的依赖关系进行了解耦,有些依赖关系非强制,实际上是允许了冲突的存在。最后,node 的环境隔离方案,类似 pyenv 这样的,也有,非主流,而且治标不治本,仍然解决不了 package 之间的冲突。 之前我遇到的问题是 peerDependencies 导致的。今天遇到的问题,则是对 node 版本的声明导致的。 error nunjucks@3.1.3: The engine “node” is incompatible with this module. Expected version “>= 6.9.0 <= 11.0.0-0”. Got “12.4.0” error Found incompatible module 我的 node 是通过 HomeBrew 安装的,latest,当前版本 *v12.4.0*。 对 node 一直有一点担心,然后这种担心在 2016 年左右,逐渐成了现实。那就是 npm 对 package 的依赖管理策略。越松散,越自由,就越极客,越小众;越独裁,越限制,就越方便,越大众。npm 很明显走前者的路线,而且偏向极端。我知道稍微有点能力的公司,用 RN/Vue/Angular…… 都是自己搭 package server,自己造 package。包括一些基础的 package。没别的,就为一条,质量可控。……

阅读全文

固态硬盘和优盘不是稳健的数据存储介质

说到固态硬盘(SSD)和优盘,恐怕很多人心里面有个潜在的印象,就是数据放在这里面,很安全,比在机械硬盘里面安全。最近两个朋友找我,帮找恢复数据的解决方案。两位都是数据放优盘或移动硬盘里面,遇到存储芯片故障。 其实长期不用的数据,放在固态硬盘里面,真的不一定是安全的。固态硬盘的存储原理是往浮栅晶体管上加/放电子,使晶体管的通电性能发生变化,形成通路/闭路,对应数字 1/0,从而达到记录数据的目的。这里就有个问题,浮栅中的电子会存在泄漏的情况,也就是说,记录的数据会丢失。通常,这种数据的丢失受电压(包括静电)、环境温度、以及存储时间的影响。希捷曾经有工程师在报告中讲,温度每上升 5 摄氏度,数据存储的时间就短一半。不通电不读写的情况下,保存在 Nand Flash(SSD、SD Card、TF Card、U Disk……)介质中的数据最多也就两年的存储寿命。最糟糕的情况是像移动硬盘、优盘这样的设备,插入电脑 USB 口的一瞬间,假如遇到静电,Nand Flash 芯片被瞬间高电压击穿,那不管当时环境温度多少、你有没有经常使用,你的数据都完蛋了。 记住,要保存数据,一定用机械硬盘。这是目前最稳妥的方法了。机械硬盘丢数据的风险,都是可以人为规避的。保存得当,存里面的数据,保存十年二十年没问题。不要再傻傻被 SSD、优盘骗了。等到数据都恢复不回来,再后悔。……

阅读全文

真正让你疲惫的,是脚底的砂石

很早以前听到过一个小故事,大意是说,一群人兴高采烈去登高山。爬山的过程中慢慢开始疲惫起来,这种疲惫和累不一样,是无论怎么休息都无法缓过劲来的。大家一步一捱往前挪着,一点儿没有了刚开始的高兴劲儿。后来在一处岩石边休息的时候,遇到另外一个有经验的登山人,告诉他们:脱下鞋子,抖掉鞋子里面的砂石。他们按照登山人的提示,再出发果然舒服多了,感觉整个人清爽起来,疲惫也散去很多。原来这座山留在山路上的砂石较多,很容易溅到鞋子里,溜到鞋底去。砂石小,虽然硌脚但是不太严重,总去抖鞋子砂石麻烦,一般人也就忽略了。小砂石硌脚时间长了,人就容易疲惫,爬山也不得劲。虽然都是一群爱好爬山的人,爬起山来却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似的。 这个故事最后告诉我们:真正让人止步的,其实不是险峰,而是脚底的砂石。 机械键盘 家里有黑轴和青轴两个机械键盘,因为是刚用机械键盘的新手,爱好青轴,噼哩吧啦,感觉挺带劲。但不知道为什么,用青轴的时候思维一旦出现停顿,很容易就分神。开始也没特别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昨天晚上换了黑轴做事。忽然感觉思维的停顿在用黑轴的过程当中,是一件挺享受的过程,键盘就像不存在一样,你需要动手指头的时候,它在那里,你需要思考的时候,它也不吵你。不像青轴,连续打字的时候它的响应很及时很带劲,中间一旦有停顿,它的这种响应就成了吵吵。 换了黑轴之后,明显感觉写东西的效率高了很多,尽管还是感觉黑轴偏硬,而且国产黑轴有粘滞感。 看似差不多的键轴,区别大了。 饮水机 公司只有一台饮水机,坏了还没修,没热水,就先买了电烧水壶顶着。发现这两天时间里,喝水少了好多。 电水壶的水烧开不用很快就凉,泡茶不能用凉水,每次续水之前都烧一次又嫌麻烦。之前是口渴就喝,喝完直接从饮水机续水。现在是口渴了喝,喝完烧水,烧完水之后有大约一半的概率会忘掉,电水壶的水接着又凉掉,等到又要喝水时发现,现烧已经来不及。 常坐着的职业,喝水少了容易得肾结石,明明懂的道理、已经养成的习惯,却因为小小的饮水机坏掉而丢掉。 今天带了家里的保温壶来,电水壶烧开水之后灌壶里待用。感觉世界又和平了。 有时候我们想尽量想避免这些烦人的情况,像登山人抖掉鞋底的砂石。费神费力不说,如果团队的搭档没有意识到砂石的威力,他们总会觉得多此一举,不理解你的行为,谈不上支持甚至会阻挠你。这种不理解和阻挠也是一种砂石,时间长了,不找到办法沟通协调,也会让你望险峰而止步。……

阅读全文

致一位逝去的同事

刚在写点东西,整理关于创业这一年的收获和感悟。朋友圈里面忽然看到龙哥转发的消息《“在大陆互联网走得最远的台湾人”——胡同台妹去世》。 讲真的,很惊讶。胡同台妹的称谓我是离职后很久才从网上知道,『哦,原来胡同台妹就是宫铃啊!』倒是她的本名我更熟悉一些。但也就是熟悉名字而已。 零八年那会儿,我在凤凰网供职,农科院信息楼,工位在四楼格子间,封闭开发时经常占据二楼会议室。二楼的办公位因为不是凤凰网租用的,我们只在二楼有两间会议室和一间小小的编辑办公室。得因于此,二楼阳台是开放状态,直接与楼道连通,会议室和编辑办公室都直接与楼道相连。记得那会儿经常有抽烟的同事会在二楼的阳台上认识、聊天。 经常看到宫铃女士也是在那种场合。我不抽烟,也闻不得烟味,就是进出会议室和楼道之间的时候经常碰到。他们那会儿好像经常因为选题开会,当然也是在二楼的会议室。开会久了,有烟瘾的同事就会三三两两出去阳台透气、抽烟,宫铃女士经常出现在他们之间。我印象中她是更喜欢独自一人去阳台的,很少招呼别人陪她去抽烟。若是在阳台上碰到同事也会交流两句,说的多是工作。除却工作的交流很少。有一次,她跟我们做技术的同事在阳台闲聊,讲些家长里短被我看到,那是我印象中绝无仅有的一次。 我在凤凰网供职期间,跟宫铃女士可能总共说过不超过十句话。听别的同事说起,才知道这位『小个子,很礼貌很有修养,说话做事干练,有点时髦(指抽烟)』的女士是在帝都的台湾人,而且是在两岸话题上有些知名度的媒体人。严格说那时我算初入职场,对处在这样高度的同事,自然是敬佩有加。这种敬佩之情在我得到她『胡同台妹』的网名后更加一筹。 认识宫铃女士那会儿,马英九还没当选。今天她离开,蔡英文已经完成就职演说快两个月。整八年有余。 祝愿一路走好!天堂里面自有祥和。……

阅读全文

网易邮箱已死,有事请烧纸

有这么割裂和相互冲突的产品功能,有这么拙劣的安全事故应对机制,有这差的客户服务,还秉承了做安全『就是让你改不了密码和个人信息』的核心思想…… 就连想安安静静收发个邮件都不让了。网易邮箱已死,有事,请烧纸。 前段时间传出网易邮箱被拖库以后(科普:什么是拖库),我咨询过网易邮箱内部的资深人士,结果发现他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从一开始跟我说不可能骂乌云不厚道,到后来让我赶紧去改密码,他们在网易邮箱内部工作的,比我这个外人还警醒得晚。网易邮箱有些事情把上下里外都瞒得棒棒哒,实际怎么样没人能知道。 当初为了所谓『安全』,网易邮箱引导我设置了生日及密码问题、保密邮箱、关联手机、安全码,还引导我申请了密保卡(8X8 矩阵那种),设置了身份信息、关联了手机,最近还申请了结果修改个密码都只能去走『申诉』途径。 我用邮箱无非希望(一)安全(二)无遗漏(三)服务稳定(四)收发及时,其余都属于次要需求。网易现在第一点没保证,第三点不能提供,四点要求出脱一半。关键是,我们还有可替代的方案。网易邮箱不死没天理。 实在不知道网易到底要跟时代脱节到什么地步,到现在了,还固步自封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想着跟用户做生意吗?! 只能从此不再用网易邮箱。……

阅读全文